您好,哈/孙斛字鼎钟。
小哈/老哈称呼请随意

*用来囤黑历史的子博@写作技能康复院

历史/日俄文学/漫威/BSD /V+/APH
其它随缘,欢迎安利

一个总在摸鱼/调音边缘徘徊的垃圾文手。
--还不止这些。

以上,欢迎来找我玩儿!
QQ:1420892799

微博/B站/网易云:
@老哈ZXN

【原创/BL】沦(03)

【03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韦步礼最后还是被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从此,每天放学后,楼梯间里都会出现韦步礼和他的难兄难弟们一同勤奋打扫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“兄弟辛苦,为人民服务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陆铭泉经常斜挎着包,一边走下楼梯,顺便对着他们调侃几句,害得一旁的黄添朗老憋不住,不厚道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泉哥,该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今天下午,陆铭泉的舍友们都像吃了加速buff一样,洗澡速度比往常快了一倍。他才看了几行书,卫生间里的舍友就从从容容地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最后一个抢到洗澡位的陆铭泉飞速搓完澡后,一出卫生间就看见了刚回来不久的韦步礼。

     “我X,你们都洗完了?”

       已经做好开始漫长等待准备的韦步礼霎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“是啊,”陆铭泉抬眼,发现此时宿舍里一个人都没有,“他们去哪了?”

     “才撞见他们结伴去小卖部。”

     “真无聊啊。”陆铭泉轻啧一声,“光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自己又不想去小卖部,只能上教室了。

     “你慢慢洗吧,老子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陆铭泉把换下来的脏衣服往盆子里一丢,抓起床上的书,径直走出了宿舍门。


       窗外斜阳正好。

       陆铭泉爬着楼梯,透过楼梯间的大玻璃窗窥视着教学楼外被落日余晖笼罩着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怎么之前都没有发现这么美妙的景象呢——它似乎不应出现在囚笼似的学校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平时不甚细心的陆铭泉不觉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经过最后一个转角,陆铭泉登上了他教室所在的三楼。

      门关着——但这也未必能作为教室里有无别人的证据:这个教室一般是不锁门的。

      应该再没有其他人像他一样无聊到这个点来教室吧。

      陆铭泉推开了教室门。外头的阳光迅速随着门缝漏进教室里,像两个空间的通道突然被打通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——教室里坐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 “欸?真难得?”那人正看着一本书,抬头看见入侵者是陆铭泉,笑着招呼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他正坐在陆铭泉座位的右边,两人的位置离了两张桌子。

     “今天无聊。”陆铭泉在他自己的位置坐下,回道,“教职工子女的开饭时间都这么早的么?”

     “哪里早了——当然,仅对于我妈来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黄添朗挠了挠头,嘴里一口白牙在说话时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 “反正我的书都堆在教室,这个时间上来也不会无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陆铭泉点了点头,随后不自觉地整理起抽屉——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下意识做出这个动作。

     “哦,你最近不是在看哲学吗?有收获没?”黄添朗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“可能还是我修为太浅,至今皮毛不通。”陆铭泉从抽屉里抽出几本课本,但很快又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“我也不怎么懂。”黄添朗沉默了一会儿,“虽然不懂算不算哲学,但有个问题还是令我忘却不掉。”

  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“这个世界可能不是真的——我是说,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,也许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存在。①它可能只是另一个空间的附属物,简单来说就是‘虚幻’的。

     “譬如说,它可能只是某个拥有思维的生物幻想出来的脑内世界。这两个世界的时间也不是必然统一的:即使这里过去了一千年,在主体那边也只是过去了短短的几分钟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说罢,黄添朗的目光刚好与无意转头的陆铭泉相接。

       两人对视着沉默,似乎都在审视着各自的灵魂。

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陆铭泉的眼前赫然浮现出大片的蓝绿,它们像饥饿的猛兽一样扑面而来,淹没了被阳光充盈着的空间——洪流般把二人卷入漩涡中心,又不断在虚无中将他二人糅合又分离。

       再回神,奇诡的蓝绿已变回了金红的夕色,早春傍晚清凉的微风吹拂着教室两侧的窗帘,一切都如陆铭泉最初登楼时所赞叹的一样美妙。

       黄添朗依旧凝视着陆铭泉。他的眼底藏着与陆铭泉一样的年少轻狂,双眸万花筒般映射着两颗渐落的斜阳。

       陆铭泉正欲回答,大堆的人群却在此时从教室的门口涌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——似几尾游鱼无心撞破了水族箱的玻璃壁,恣意探寻着本不属于它们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来往的同学打断了他俩交互的目光,位置落在他们之间的两个同学也次第落座。末几缕夕阳的余晖在蓝绿色的校服上不断变换着,终于也消散殆尽了。

      黑夜将至——抑或早已来临。

     (etc.)


注:①有参考《天才在左,疯子在右》以及《梦游症》系列丛书。

评论
热度(8)

© 老哈ZXN | Powered by LOFTER